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林阿姨……贝壳大厦……小豆儿……”段晓峰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嘶声喊道,“我想起来了!”

    “林阿姨,我认识你了!”他指着女主人高声说道:“这也是你控制人心的手段吗……你今天的宴会,恐怕开不成了。”

    人们都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林阿姨依旧风平浪静地笑着,她的手一松,装着葡萄酒的高脚杯摔在地上。

    “啪啦——”

    摔碎的玻璃杯和葡萄酒一起溅出一朵带有钻石光芒的玫瑰,突然这朵玫瑰凝固,不再动了。

    林阿姨的左手伸出来,托着那个红色的控制球:“万物静默!”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动作都定住了,段晓峰转过头去,发现每个人都定在了惊讶不已的一瞬间,孩子们蹦跳的时候,就连被风扬起的桌布、吹落的树叶,都变得一动不动。

    整个世界都静止了,除了——

    “段先生,您真是一位不速之客。”林阿姨叹着气,慢慢走过来。

    “那个球……不是小豆儿捡到的么?”段晓峰惊讶地说。

    “是啊……”林阿姨的眼里露出两道阴郁的光芒,一步步逼近,“晚上想拿回去的时候……没想到,居然会落到你的手里。”

    “对……对不起!我刚刚太嚣张了!请原谅我!”段晓峰马上毫无形象地求饶,他感受到沉重的压迫力逐步逼近,开始盘算向哪个方向逃走。

    “不要紧,只要有女主人在,宴会可以随时开始……”林阿姨笑着说,“只要……”

    段晓峰刚想转身逃跑,却突然被早就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人擒住。

    “你……”段晓峰还没有转过头,一跟手指已经点中他的太阳穴,然后放出一串电火花,接着,他的眼前变成一片无边的黑暗,意识渐渐模糊。

    “……只要把菜重新热一下就行了。”意识消失之前,段晓峰耳边传来的是林阿姨的这一句话。

    ***

    耳鸣声、宴席的喧闹声……

    头疼欲裂、胃部疼痛……

    渐渐感官和意识一起慢慢归来,段晓峰一点点睁开眼睛。

    “哦哦——女主人来啦!”人们欢呼。

    他打量四周……宴会果然重新开始了,但是他不是坐在椅子上。

    而是趴在餐桌上面。

    “混账……怎么回事……”段晓峰想要爬起身来,去发现胳膊和腿完全动不了,他的四肢陷入桌面之中,犹如陷入泥淖,完全动不了。

    “喂!你们谁帮我一把?听到没有?”段晓峰大吼,但是周围的宾客似乎充耳不闻,依旧欢呼鼓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混账……混账!”被固定在桌上的他只能向前方望去,发现之前自己的座位空了出来,还有旁边大哥的座位也是空的。

    “叮~叮~”清脆的敲击声响起,然后从段晓峰的背后传来林阿姨温柔的嗓音:

    “让大家久等了,今天终于有时间,能够跟大家一起共度快乐的时光。今天,我还带来一位新朋友,准备介绍给大家,他为我们带来一道非常有特色佳肴——烤全羊……”

    “喂……喂!”段晓峰的眼睛瞟向四周,额头有冷汗流下,“……我怎么没有看到烤全羊?”

    但是在场的宾客好像都看到了,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段晓峰身上,露出贪婪饕餮的神色。

    “开玩笑吧?我可不是肥羊!”段晓峰遏制不住浑身打颤,“我这么瘦……顶多出一盆羊蝎子!”

    “好的,那就有请我们的新朋友,来为大家切割羊肉喽,我们……鼓掌!”林阿姨的嗓音依旧从后面传来。

    掌声卖力地响起来,一个胖胖的男子忍不住一边鼓掌一边擦口水,大家似乎对这道菜十分期待。

    然后,段晓峰感到一个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一只手从后面揪住段晓峰的头发。

    “英雄!你是谁?我……我看不到你!”段晓峰嘶吼,“能不能高抬贵手?我家有八十多岁媳妇二十多岁的……”

    然后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刀面是透明的,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

    “我提个建议哦……”林阿姨的声音再次传来,“可以先从颈肉、上脑开始,然后是里脊、尾龙扒、针扒、烩扒……”

    “混账……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段晓峰眼看把拿刀的手越来越逼近自己的脖子,泣涕横流的他还带着四溢的口水,这么吼道。

    刀刃已经抵上了段晓峰的脖子,另一只结实的手臂环绕过来,紧紧固定住他的脑袋。

    那只手的手腕正好按在他的眼前。

    然后段晓峰看到了那手腕上的三个数字。

    0-9-0

    “0!9!0!”

    段晓峰拼尽全身的力气,杀猪一般尖叫道:“凌九龄!王八蛋!你敢害我?背后暗算算什么本事?放我出来,与你大战三百回合……敢不敢?凌九龄!”

    那只拿刀的手微微一颤,停住了。

    “……怎么了?不善于处理羊肉么?”林阿姨的声音由远及近,“要不我来吧,把刀给我。”

    那只拿刀的手慢慢撤下。

    “对,就这样,给我……”林阿姨说。

    忽然“咔嚓”一声,在一片木材断裂和宾客尖叫之中,餐桌被刀劈开,段晓峰被一只手拎起来,整个人拽到一旁。

    段晓峰闭着眼,两只手抱着脑袋,喃喃地说:“完了,碎了……”

    “……没碎。”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段晓峰张开眼,看看自己,一声欢呼:“万岁!还是囫囵个的!”再一回头,站在自己身边的正是凌九龄。

    他的眼睛本来是灰白色,现在慢慢变黑起来,然后注意到段晓峰愣愣的眼神,想了一想,猛然低头道:

    “抱歉,我失态了。”

    “你TM不能一天到晚老失态啊!”段晓峰惨叫起来。

    “哼……”林阿姨冷冷地哼了一声,她的手上被划破一个小伤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白手帕,从容地擦起流出的血。

    在她整个擦血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动。

    段晓峰和凌九龄神经紧绷,而在场的所有宾客都像林阿姨一样,一双双阴郁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两位不速之客。

    擦完了,林阿姨把手绢一扔,举起控制球:

    “宴会开始!”

    “嗷嗷嗷嗷——”口水横飞的大胖子狂吼起来,在场男女老少张牙舞爪地一拥而上,开始不要命地围攻突袭。

    凌九龄身形利落,用匕首的柄端反手击倒好几个饕餮食客,人们似乎明白他是主要战力,将他团团围在核心。

    段晓峰也练过两天三脚猫、四门斗的功夫,此时挥舞一把椅子,专门痛殴围攻他的老弱妇孺。

    因为避免刺杀,凌九龄的格斗不能十分自如,加上疯狂宾客前仆后继的进攻,几个打倒在地的人死死抱住他的腿,他渐渐被多少只手抓住,被人群紧紧包裹。

    “怎么样?”段晓峰轮着椅子跑过来。

    “……躲开!”凌九龄吼了一声,几串电火花闪过,围攻的人群瞬间僵直,然后慢慢倒下。

    气喘吁吁的二人望着满地呻吟辗转的伤者,打翻的桌子和狼藉的佳肴。

    “罪魁祸首呢?”

    周围不见了林阿姨的踪影。

    “她在那儿!”段晓峰向山路,只见林阿姨正在往山上跑去,“快追!”

    凌九龄一把拉起段晓峰的胳膊,双脚生风地往山上追赶。

    林阿姨的脚程已经非常快,可频率差不多的情况下,凌九龄的大长腿颇具优势,距离一点点缩短。

    “我地天爷……”段晓峰被拽得连蹦带跳、脚不沾地。

    离山顶已经不远了,林阿姨无疑是听到了身后迅速逼近的脚步声,她索性回过头来,淡定地说:“我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差点……”段晓峰说着一指凌九龄,“差点让他……把我活剐了,你还问我想怎么样?”

    “在梦里,你是不会死的。”林阿姨笃定地说,“只是永远睡着而已。”

    “……那跟死有什么区别?”凌九龄说。

    “不是死啊,人是活的。”

    “行了、行了……我能不能问问你,为什么要抓这么多人来陪你过家家?”段晓峰问道。

    “我没抓过任何人。”

    “胡说!”凌九龄怒目而视。

    “你真不能算人,真的。”林阿姨再次笃定地说。

    “好好、他不算……”段晓峰拦住有些冒火的凌九龄(凌九龄:……等等,你说什么!?),“其他人呢?难道都是自己溜达过来的?”

    “当然了。”林阿姨说,“你不妨想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段晓峰默不作声了,他渐渐想起自己一点一点因为对外部世界的失望,而对这个梦中世界的越来越依恋。

    “所有走到这里的人,都是对世界丧失信心的人。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不会生活在这里。”林阿姨收了笑容,认真地说,“他们没有勇气生活下去,这里就是他们蛰居的乐园。还有多少买不起房的人、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希望远离那个失望的世界,希望在这个平和宁静的地方生活,有什么不对?你们为什么要破坏他们的世界,破坏他们的梦想?”

    “强词夺理!”段晓峰说,“亲人失踪之后,骨肉分离有多痛苦?亲人天天以泪洗面,谁来负责?”

    “流泪的人,我会让他笑出来的。”林阿姨说,“而且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在这里相聚。热爱生活的人加倍工作、进食,晚上带来美味佳肴,跟这边的亲友聚餐。他们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减少,他们仍然是住在一起的,慢慢大家都会习惯,每个人都会热爱这样的生活。”

    “难怪我食量大增……”段晓峰喃喃地说,“都是给这边蛰居的人们输送养料?”

    “没错。”林阿姨点头,“现在说说吧,我哪里做错了?”

    “你强行洗脑、人身控制、人身禁锢、推行如此不正常、不自然的生活方式……罪名一大堆!”

    “哈哈哈……”林阿姨笑了,“什么叫自然的生活?在树上摘果子吃,只有这种生活才是自然的。别说今天的摩天大楼,自从我们开始建立聚落、搭起第一间草房开始,我们的生活早就不自然了。”

    她接着说:“别的不说,现在的居住生活跟一百年的一样吗?如果说禁锢,现代人难道不是被禁锢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一个个小火柴盒里面,过着极其不自然的生活?谁能保证,一百年以后我们主流的居住方式,不会是这样的?”

    嘴快的段晓峰有点哑口无言了,凌九龄推开他,说道:“你的理由成立,但是……住户并不了解这些,至少要在自愿的前提下!”

    “他们不会自愿的。只能靠硬性推广让大家醒悟!”林阿姨大声说。

    “那就是错的!”凌九龄不甘示弱地吼道。

    “……好吧,我们劝不通彼此了。”林阿姨无奈地摇摇头,然后眼中凶光毕露,“那就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