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读档十一岁最新章节!

    在同学们做自我介绍的过程中,没有交作业的几个小组也一路把作业传给了项倾。

    看了看桌上作业的高度,项倾把桌上的东西都转移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掀开桌盖看了一眼。

    现在还算是夏天,虽然没有打开通风,但桌子也已经干透了。

    项倾把自己的东西全都转移到了桌子里,只留了班上同学们的作业在桌子上。

    所有同学都介绍完毕后,宋老师给了他们点下课休息的时间,这时候,其他班的同学已经有人放学了。

    项倾抱起桌上的作业,迅速往办公室赶去,郑老师这时候居然都不在办公室,而且办公室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就很尴尬了,还好项倾对郑老师给她的本子还有映像,在等了一会儿以后依然没有发现郑老师的身影后,她先翻开了这本备课本,确认了里面写了今天的作业内容后,项倾把作业记了一下,然后在作业本最上方留了个条,就回教室了。

    回来时又碰到了数学课代表伍杭一,项倾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他一句:“数学老师不在办公室。”

    又一次受到暴击的伍杭一面部表情管理有点失控,项倾一边憋着笑,一边道:“既然数学老师都不在了,我们今天的作业就免了吧。”

    闻言,伍杭一的表情能用后来的一句网络流行语来概括‘还有这种操作?’。

    项倾再也憋不住了,这表情让她想起了初二她倦怠期,各种不想欠作业,但成绩还没托底,所以课代表抽作业每次都能抽到她。

    每次抽到她她都是一句话拒绝:“没带啊,真的没带啊,别害我。”

    伍杭一那时候还是个白甜,每次都懵逼的问她:“你怎么老不带啊,真没带还是假没带啊。”

    表情几乎和现在一模一样。

    后来上了高中,伍杭一就没有这么白甜过了,一点不好玩。

    项倾怔怔,又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了。她现在越来越像是个活在过去的人了,所有人都在往前走,只有她一个人留在原地。

    虽然她嘴上说的是原地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可是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很快她便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了,内里是个成人的她终究是比还是个孩子的伍杭一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伍杭一这时候还没恢复平常呢。

    “开个玩笑而已,哪可能不布置作业啊。”

    “作业也挺重的,你先去交作业吧,数学老师你要是一直等不到,你可以看一下她有没有放在桌上的本子之类,英语老师的作业都是写在本子上的。”

    对他挥了挥手,项倾先行回了教室。

    这时候宋老师还没有宣布上课,所以教室里有不少细碎的说话声。

    项倾随便抽了支粉笔,把作业先抄在了黑板上,再回了自己的作业。

    英语作业依然是抄写今天新教的单词,以及两件套上面老师认为已经可以让他们写的题目。

    两件套项倾已经利用周末的时间,几乎把整本都做完了,所以她现在只需要抄写完今天教的三分之一的单词就可以了。

    不到五分钟,项倾就把这个抄写的任务全给搞定了。

    语文作业也和英语的内容差不多,由于现在教的这篇课文还没结束,所以只要求把下面的注释内容抄两遍,然后再点了点相关的题目。

    项倾怎么看,都觉得这些作业少得不太正常,初一作业虽然少,但也没有少到这个程度吧,总觉得以后好像会有什么作业再加的样子。

    因为是自习课间的下课时间,宋老师大概也清楚大家想要尽快放学的心情,没过十分钟,就来了教室了。

    只可惜,宋老师来的时候并不是来宣布放学的,而是告诉他们,今天下午还得把座位排了才能放学。

    由于这是本学期的第一次排座位,所以只动人不动桌子,让所有同学清理好自己的东西,带着出去到走廊上高矮排队。

    项倾看着自己上午刚费了大力气洗完的桌子,陷入沉思。

    她这是被坑了吧,上午刚洗完的桌子,东西放进去还没有五分钟,待会儿这桌子就要给别人用了?

    可以可以,完美演绎为他人做嫁衣,她一点都不生气。

    心痛归心痛,桌子还是要收拾的,她这会儿也只在桌子里存放了所有下发的课本,其他什么都没放,所以清理起来并不算多。

    当然,她的东西并不算最少的,有同学桌子里只带了当天的课本,由于之前课表安排还没出来,这些同学在并不知道今天的课表安排的情况下,居然只放了语数英三门主课的课本和作业在教室,也不知道没有书的生物课和历史课,他们是怎么熬过去的。

    有少到了极致的,当然也也有东西多得莫名其妙的。

    虽然学校象征性地给了他们一节午睡课,但这个午睡课的时间短不说,还得匀出一部分用来写课堂作业,真正能睡的时间也没多长。

    就是这么短暂的时间,居然有同学把自己的家当都带来了。

    项倾看了一眼那同学鼓鼓囊囊的书包,以及从课桌里掏出的小枕头和空调被,觉得自己是真的服了。

    她拒觉得,这同学的装备里可能还缺个眼罩。

    东西清得差不多后,项倾并没有急着出去排队,她还是有点自己的小心思的,她不太想坐得太靠前了,想坐得靠后一点。

    但是,老师既然都说了按身高排队,应该就是有按高矮排位置的意思,按她目前这个在班上基本垫底的身高,怎么看都是预定了前两排了。

    所以,她得提前和老师知会一声。

    还没走到宋老师身边,项倾看了一眼外面的排队情况,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

    她好像忘记了挺重要的一点,这时候学校里排座位,家长心中的普遍观念都是坐在前面的,坐在中间的容易被老师关照,是好的。坐边上的,坐后面的远离老师的辐射范围,是不好的。

    而且,隔三差五拜会拜会孩子的老师,为了个好位置,也是常有的事。

    这种观念自然也影响到了同学们,除了身高实在是太过突出,实在不好往前面动的同学,不少同学都在努力想排个靠前的位置。

    项倾松了口气,在这种前提下,她一个小矮子往后面插队,估计没什么人会反对了吧。

    大概是排队的乱象让宋老师不得不管了,又或者是教室里的人都出来得差不多了,宋老师开始干预外面的排队结果了。

    那些插队得不那么明显的,宋老师也就没有动,但那些长得太高的非往前前面的矮个子里挤的,基本都被提溜回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项倾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她现在基本处在女生中间的位置,算起来应该是会被排到五排左右的位置,她还挺满意这个范围的。

    但是,这是没有用的,随着队伍逐渐被清理整齐,她站在这地方就格外显眼了,她现在只到她前后同学的眼睛位置,从外面部分看上去,基本顺溜的队伍到她这里就凹下去了很大一截,十分的不协调。

    在把前面部分的队伍都整理顺畅后,宋老师把女生这边剩下的唯一不和谐因素——项倾,给提溜了出来。

    按项倾的身高,是怎么排都逃不出前两排的命运了,看着宋老师有把她往最前面扔的架势,项倾差点眼前一黑:“宋老师,我能不能别坐那么前啊,我想往后面坐一点。”

    大家都想往前坐,她这个想坐后面的就成异类了,宋老师看了一眼她的身高,问道:“那你就往那么后面插队?上课只打算看前面同学的背影了?”

    被点出了主要矛盾,项倾一时间居然没法反驳,但她也不能看着宋老师把她往前面提溜:“是这样的,我虽然个子矮,但是坐下来大家都差不多了嘛,顶多我到时候往凳子上垫点东西。而且,您看班上这么多近视的同学,他们应该坐前面的。我也不近视,自己也想坐后面,所以您就让我坐后面吧。”

    宋老师停顿了一下,最终没把她往最前面塞了,项倾估摸了一下自己现在可能会被排到的位置,差不多能在第三排的第三大组。

    也还行吧,按她正常的身高排,讲台旁吃灰的位置少不了她这号人物。

    解决了女生这边的位置,该解决的就是男生那边的位置了,男生那边的竞争倒没有女生这边这么激烈,因为男生这边的身高断层比较严重,虽然人多,但是位置还是排得比较鲜明的。

    所以,原本应该在后半段却强行插入了前半段的几个同志就格外突出了,项倾看了一眼,才发现这些兄弟们都格外眼熟。

    这些基本都是未来宋老师的心肝预定了,估计现在会保持这边的位置不会动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解决了女生这边的队伍问题后,宋老师连看都没往男生那边看一眼,直接就开始了位置的排队了。

    男生的队伍里倒是没什么意见,被插队和插队的几个早就协商好了,有小嘀咕声的反而是女生这边。

    项倾没注意去听,不过在宋老师点人进去的时候,她还是听到了有人没控制住音量下的一句愤慨的“凭什么”。

    项倾只想去默默那人的头,可真是个傻孩子啊,她都能听到了,前面的宋老师能听不见她的牢骚吗。

    没记错的话,到以后初三了,还是按月考成绩来选座位的,成绩好才能当老师的亲儿子亲闺女,如果听话不刺头又能把这个分再往上加一点,在这里上的小学,居然还会被这个现状有什么误解吗。

    而且,宋老师这个位置已经排得挺公平的了,男生怎么排也影响不了女生这边的座次,为这种事生气,难受的只能是自己哦。

    初中老师排座位和高中老师讲究的不太一样,高中青春期萌芽比较成熟了,老师都怕同学们谈恋爱,所以基本不可能出现男女同桌。

    当然,也有个别老师深谙恋爱之道,懂得小情侣越被众人反对就越坚韧这一真理,所以另辟蹊径,专门设立了情侣专座。

    不得不说,这情侣专座还真有奇效,基本是排一对拆一对,那老师也在学校留下了不少传说。

    初中则基本不考虑谈恋爱这个问题,排座位主要为了防止同桌和前后桌说小话,所以,男女生同桌还不算,同一性别的只能坐斜角,连前后桌都不能坐。

    当然,由于班上存在的男多女少的客观现象,这个规矩也不能特别好的贯彻,最后留下来的也只能是一个逼死强迫症的位置了。

    现在班上是分为八个小组四个大组的,男生一个女生一个正好排齐。同时,每八对同桌里,就有一对不是男女同桌,而是男男同桌。

    项倾看了眼这些被允许可以和同性坐同桌的同学,发现他们都有个共同特征,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得不是那么顺畅,换言之,就是偏内向的同学。

    这下她才明白了老师要在自我介绍完了以后特意排座位的良苦用心了。

    但是,真因为宋老师排位置的时候没有严格地按照一难一女的位置来排列,当项倾看到她同桌的时候,就受到了一发暴击。

    她对自己的同桌没有任何要求,问题不能是这一个啊。

    她就算坐去垃圾桶旁边,也不想和这个兄弟坐同桌啊。

    同时,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弄巧成拙了,上辈子的时候她老老实实地按高矮排了位置,可没有和这兄弟做了同桌。

    事到如今,她自己种下的因,结的哪怕是个黄连,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了。

    更何况,宋老师以后还会要换座位的,撑过一个半月,她又是条好汉,不用害怕,泰然处之,有反应反而奇怪。

    这么的给自己不断地做了心理建设,项倾面上平静如水地按照宋老师的指示去了自己的作为上,她现在的位置是在第二大组的第四排,离她的目标排数其实也不过差了一排而已,所以,除开同桌以外,这位置没什么可不满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