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劲回房后,沈彦明和白雎奕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项倾小学和他们不是一个学校的,就算是,这么多年过去她也记不清什么了,所以她保持了沉默在一旁听着。

    听着听着她就感觉到不对了,沈彦明话里话外的攻击性一点都不弱,尤其是在对白雎奕人际关系方面的嘲讽,实在是难以忽略的明显。

    白雎奕一开始还是笑着回的,到后来脸上的笑也有些挂不住,隐隐有了发火的趋势。

    沈彦明的目的好像就是让她发火,见白雎奕尴尬,他反而说得更起劲了。

    在这的若是十一岁的项倾,她可能就乐得在一旁看戏,甚至帮忙煽风点火几句了。

    现在的她其实心里对白雎逸是有愧的,最初的时候她出于青春期性别意识萌发时的敏感,基本是无条件沾边白雎奕的。

    虽然她有很多时候不认同白雎奕的一些观点,但一旦发生争执,她都会出声的。

    情况在一个月后发生了变化,讨厌白雎奕的人太多了,白雎奕又回到了小学时被群嘲的状况。

    项倾在那以后也倒戈了,并且为了和之前的自己划清界限,她几乎成了后续攻击白雎奕的主力成员之一。

    白雎奕估计是挺受伤的,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项倾也没办法忘记,在初二时班级情况有所好转,白雎奕试图重新和她交流却被她强硬拒绝后那个受伤的眼神。

    即使项倾在当时就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但她也一直没有去和白雎奕道歉,说声对不起。

    初三的时候项倾转学了,在新的环境里自己也遭到同学们一定程度的排挤,不过她比白雎奕幸运,她至少还是有人愿意顶着压力和她玩的。

    而且,那些和她玩的同学,也并没有受到不愿意和她玩的同学们的排挤。

    这时候,她才格外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坚持站边白雎奕,甚至可以说背叛了白雎奕。

    可是,等她拜托了原来的同学,希望可以向白雎奕道歉时,却只得到了白雎奕已经不再读书的消息。

    思想至此,项倾对自己的这次重来有了新的认识,别人读档重来或许是为了报仇,或许是为了圆梦,但她这样既没有仇恨也没有梦想的人,重生一回可能是为了赎罪吧。

    项倾推了推白雎奕,小声道:“放学之前你不是说还有书没有看完么,过两天就到期了你还不去看?”

    白雎奕瞪了沈彦明一眼,回身进房了。

    沈彦明没有收到预期效果,非常不满,还有想跟着去的趋势。

    幸好这时候宋老师提着一个医药箱出来了,见沈彦明面前没有作业,只有一个空桌子,有了要训人的趋势。

    “沈彦明,你的作业写完了?”

    沈彦明这才悻悻地去了房间里拿作业去了。

    宋老师把医药箱打开放在桌子上,示意卞若萱把伤口露出来,一边帮她清理伤口,一边问道:“项倾,白雎奕和张劲呢?”

    项倾选择如实回答:“他们都回房间了。”

    清洗完伤口后,宋老师便开始给她上药了。

    项倾长大以后基本没闹过这种走路摔倒的乌龙事,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痛感了。

    所以,沾着药的棉花一上来,她就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

    巨大教训啊,这药药效也太猛了点吧,怎么这么疼啊。

    想了想自己小时候还有过走路磕破头的经历,项倾忍不住自我反省,以后走路一定要好好看路,再不受这罪了。

    宋老师倒是对她这种一声不吭生生忍下来的表现颇为赞许,给她贴完纱布后还表扬了她几句。

    项倾简直要红透她这一张老脸了。

    按她的自我感觉,她笑起来眼睛看不见了,苹果肌上方两条纹,后来还有点抬头纹,可以说丑爆了。

    但她母亲以及各路长辈都特别嫌弃后来不爱笑的她,用她妈一个同事的话来说,她笑起来比较讨喜。

    不管那人到底是实在夸不出了,还是真的这么觉得,项倾还是决定信她这点。

    于是她冲宋老师露出一个笑,宋老师也回了她一个,然后道:“这种不上课的中午,你们可以睡一下,不想睡觉出去操场玩一会儿也行。作业我周日晚上会来查你们的,在那之前写完就行。”

    “好的宋老师,不过我这腿这样,好像也没办法出去玩。那我现在就回房写作业了?”

    宋老师首肯,一边收拾取出来的药,嘱咐了她一句:“房间里那个桌子不大,要是你们两个人用着太挤,你就还出来写。”

    项倾应了声,略带着一点瘸地回了自己房间。

    这药不仅药效见效快,后劲也不小,刚摔的时候虽然疼,至少她还能正常走路,这药一上完,她现在都有点想单脚跳回去了。

    磕破的那条腿基本无法承重,一落地就一抽一抽地疼,要不是这伤口不深,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摔伤神经了。

    白雎奕回房的时候她听到了反锁房门的声音,卞若萱估摸着她是为了在宋老师进来时能来得及收好她在看的书,所以也不去试了,直接站在门口喊了一句。

    “白雎奕,你帮个忙扶我一把,我走不动了。”

    没让她等多久,门锁的声音再次响动,白雎奕一脸无奈地看着她:“以后走路记得看路吧,下次你要是再把自己给摔了,我扶你我就是猪。”

    进门后白雎奕熟练地反锁了房门,然后从垫被下摸出了本封面花花绿绿的小说。

    项倾瞄了一眼,封面五个彩色花体字——麻雀要革命。

    看内里书页的质量,估计是本盗版书。

    版权意识让她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在考虑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后,她果断闭上了嘴。

    现在可不是十几年后全面打击盗版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的年代,这时候还没有受到互联网产业的冲击,摆满盗版书的租书店到处都是,借头买盗版光碟的小摊随处可见。

    她自己穷到没钱,只能疯狂开文用全勤挣点外快的时候,也没拦着自己的读者去看盗版。

    扶持正版打击盗版靠的是树立正确的版权意识,而非制止别人看盗版的行为。

    而且这事说到底错的也不在白雎奕,学生党本来就没什么钱,每本书都去买,即使三餐不吃零花钱不用甚至去卖血都不够。

    至于去书店看,书店压根儿不让看,县里图书馆她就没见开过门,所以只能选择租书这条路。

    租书店里的老板买的盗版书用来租,错并不在租书的人。

    更何况,后来网络文学发展迅猛,这种租书店,不也都消失了么。

    项倾看了随着情节推进而露出痴痴笑容的白雎奕,轻微叹了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