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吃饭的时候,项倾选了个和白雎奕最远的位置,两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吃过饭,项倾和沈彦明还有皮皮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白雎奕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直接关门进房间了。

    不用说,必然是反锁了房门的。

    项倾也没当回事,反锁就反锁,反正白雎奕之后还是要出来的,怎么说这么热的天,她总是要出来洗澡的吧。

    于是,她便跟着在外面看电视,一边等着白雎奕出来。

    没成想,这一等就等到了十点,宋老师来催他们这几个看电视的人睡觉了,白雎奕还没从房里出来。

    无奈之下,项倾也只能和宋老师说了白雎奕把房门反锁了的事。

    宋老师在门外不住地敲门,喊白雎奕的名字,但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宋老师原本没想过会出这事,各房间房门的钥匙都放在房间里的柜子里,叫不醒在里面睡着了的白雎逸,这时候也没什么能打开房门的办法。

    没过多久,宋老师从自己房间的柜子里给项倾抱出一床薄被,歉意地对她说道:“今天实在没什么办法,你先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吧。等白雎奕明天起来了,我再跟她说不要反锁房门的事。”

    沙发项倾也是睡过不少的,这时候自然没当回事,只是这衣服就只能等到明天白雎逸把门打开以后再换了。

    项倾不认床,在沙发上也睡得不错,只不过,刚醒来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下意识就想叫弟弟起床。

    话一出口,她才有了点自己已经重生的自觉,虽然是夏天,但外面的天还没有大量,应该还是挺早的。

    经过昨天一天的熟悉,加上有了皮皮的指点,卞若萱熟门熟路地开了茶几下方的一个柜子,从里面摸出了个手表看了时间,现在才五点半,难怪外面的天色并不太亮。

    项倾第一次因为自己起得太早而烦恼,若是还在之前,她就会先把早餐给做了,然后开电脑码会儿字,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出门上班。

    如果是像今天一样不需要上班的周末,就先送弟弟去了学校,然后出门走动走动锻炼锻炼,回家码字存稿,最近她在休假的时候也没能自由地睡过觉了,实在是因为存稿任务太重了。

    重生之前,她正好在犹豫要不要全力争取这次部门的培训机会,她那时候选择这个岗位,是因为不想承担全职的风险,需要一个休息日固定但压力也不是特备大的工作托底。

    更何况这工作还能帮她解决户口问题,这边的教学质量要比家中好上许多,即使弟弟不能在这考试,在这里读书后回老家考试也是有优势的。

    但是,这次培训基本直接关系到她今后的发展,去了基本上是能上升一个台阶的。

    她犹豫,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适合上一个台阶,而且,她现在写文也有那么多年了,新的这两本,算是厚积薄发,到了关键期,若是去培训,自然就得把文放一放了。

    二者都是放下之后就很难再有机会拿起来的东西,所以她才会格外的纠结。

    重生孩子前,她正在和编辑沟通,询问自己如果能够提前存稿够字数,能不能暂时地请个假。

    这下倒是好了,她直接回来了,纠结也不用了,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事了。

    先去洗漱完毕,甚至又洗了个澡以后,项倾出来把被子折好,也还不到六点,不过这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

    往沙发上一瘫,项倾实在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

    她的东西都放在房间里了,白雎奕没有出来,她基本什么都干不成。

    睡回笼觉也并不可行,这是在老师家的沙发上,谁知道她这个回笼觉会回到几点啊。

    无奈之下,项倾只能找找宋老师家有没有放在客厅和上面那个小厅里的书,早起实在无聊,不如看书打发时间。

    还别说,她这次还真有了收获,宋老师不愧是语文老师,客厅电视机旁的柜子里居然放了几本作文书,还有几本古代的名著。

    考虑了一下,卞若萱果断在作文书和古代名著里选了古代名著,为了给她弟突击作文,她已经快要把各种的满分作文秘籍给翻烂了。

    这几本古代名著,项倾也是挑了货的,诗经被她果断排除了,这东西实在不适合打发时间。

    剩下的几本古代小说里,项倾还是选择了徐霞客游记,没记错的话不知道那个年级的语文课本里是选取了这里面的片段的,而且,看古代游记,比看古代小说显得她要正经很多。

    正好她也没有全文通读过这本书,这时候看来,也别有一番趣味。

    宋老师家的这本徐霞客游记,是没有译文只有注释的版本,这样一来,加大了阅读的难度,又更好地塑造了她热爱学习的形象。

    既能塑造好形象,又能打发时间的事,她为什么不去做呢?

    宋老师起得不算太晚,六点半的时候从房间里传来的水声,没过多久,宋老师就打开房门走出来了。

    见项倾盘膝坐在茶几旁的地上,居然已经在看书了,宋老师也有些惊讶。

    “项倾,你洗漱了吗?怎么坐在地上?”

    项倾先是点点头,然后才回答道:“因为有点热,想着坐在地板上比较凉快,就……”

    说话间,宋老师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自然看出了她现在在看什么书。

    “这本没有译文,如果有困难的话,张劲房间的书柜里还有本有全文译文的版本。”

    项倾对宋老师露出一个笑:“宋老师,我现在还基本能看懂的,下面的注释比较详细,剩余有些不懂的部分,不是特别影响阅读。”

    “这样啊,那你文言文素养不错。”

    “周末我基本不在家做早餐,你们可以到门口早餐店吃,我和他们打过招呼的。他们几个知道这个店子在哪,正好现在你先起床了,我带你去认认地吧。”

    项倾应了声,把手上的书放回原位,然后跟着宋老师出了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