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九耀国度最新章节!

    “我还是选择…去历练”杜炎目光中的坚定深深打动了杜风。

    想到杜炎原先时的样子,能躺着决不坐着,能坐着决不站着,非常的懒惰,典型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杜风也是对原先的杜炎束手无策,只得暗暗着急,没想道此时的杜炎会是这样的回答,杜炎眼眸中的坚定,使得杜风很是高兴。

    便说道“好,炎儿我为你的决定感道骄傲,希望你能保持这份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修练之路九死一生,一切小心,家族大比后,即可出发”说完,不再多言,看向杜炎身旁的花朵。

    又说道“炎儿,在你身旁的女孩,是不是该说一下了”杜风在看道女孩的时候就在好奇,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正是时候。

    杜炎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心里知道迟早是会问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花朵,便将遇到花朵的经过原原本本道了出来。

    说完,杜炎自己都感觉奇怪,本来空无一人的马车,怎么会出现一名女子。

    听完杜炎所讲述,杜风的下首,一名老者说到“家主,这名女子来历神秘,她身份不明,还是快快赶出杜府为好啊”说着,目光中的怀疑毫不掩饰的看着花朵。

    杜风听到下首的大长老这么说,不由的沉吟片刻,眼神看向花朵,不由的变了变。

    感受到上首杜风的视线,花朵本能的向着杜炎的身后躲了躲,只露出了半个脑袋,看向上首的众人。

    略微沉思后,“大长老说的有理,那么……”话还没有说完,杜炎立即打断说到“且慢,父亲,此事先不要急着下结论,稍等几日如何”说着把躲在身后的花朵拉到了身前“父亲,如果您不放心,您可以亲自检验下花朵的修为,看她修为如何,况且如果她的来历真如大长老所说,那么等到她露出马脚的时候,再交出来不迟啊”

    说完,杜炎亲自拉着花朵来到了杜风身前,等待着杜风的决定,在坐的几位长老,并没有说什么,也就默认了。

    杜风看了看花朵,也就点了点头,张开的手掌中,一股玄气凝于掌心,玄气一再压缩,当凝聚如实物般的时候,从中窜出一根玄气丝线,绕在了花朵的皓腕上。

    玄丝不规律的震颤着,渐渐地融入了花朵的体内,杜风也在这时闭上眼睛探查着花朵的情况。

    花朵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好奇的抬手看看,凝如白玉的双手不时的抓向玄丝。

    坐在左右的长老们笑了笑,杜炎也是一样,静待结果的时候,有这么个开心果也不错。

    片刻后,杜风睁开了双眼,掌中的玄气也被吸进了体内,花朵抓向玄丝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一双美眸写满了疑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杜风看向花朵的眼神已然变了,戒备之心减轻了不少,看到众人的神情,开口说到“这位少女倒是令我大吃一惊,资质确是上上之等,是个修炼的天才,不过却没有一丝修为,虽然不知为什么,但这也让我们大家放心了不少”

    杜风说完,转而看向了杜炎,不放心的说着“炎儿,你这个年纪,遇上了这么漂亮的女孩,被迷上很正常,但我毕竟是杜家的家主,要是让我发现这个女孩有什么异样,那么就不要怪我了”说到最后,语气中,已然不复刚刚的表情,一股威压陡然迸发而出,首当其冲的便是杜炎以及身后的花朵。

    杜炎只感觉到有座大山压在肩上,只好咬紧了牙关,眼前的花朵只坚持了片刻,身体刚要转过身来,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杜炎眼前已渐渐翻白,这时压力骤然消失,“呼……呼”杜炎的每次喘息仿佛都要与世界离别般,眼神看向父亲,眼中充满迷惑,不知为什么要这么做。

    杜风看到杜炎这样,语气中充满无奈“炎儿,希望你能理解我,这样做都是为你好,还有对整个杜家的责任”说完,便不在多言。

    “我懂的父亲,我告退了”说完,抱起昏过去的花朵,神色已然恢复。

    杜风也不能说什么,大门再次关闭的时候,屋内没有了杜炎的身影。

    “希望炎儿真得懂了吧”坐首的杜风微微叹息的说到。

    走在院内的杜炎,忘着抱在怀内的花朵,心里何尝不知道父亲的用意,可就在这短短的时日里,花朵的单纯使得杜炎心里产生了一丝怜爱。

    迈步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仅有的一张床,杜炎想到议事厅中父亲所说得话,脸庞不自觉的红了红,下一刻杜炎心中犹如小鹿乱撞,“我怎么能这样想,不行、不行”想到这里,眼神不敢再到处乱瞅,目不斜视。

    “碰”房间门再次关闭的时候,杜炎在门外,平复了一下心神。

    当盘坐在庭院中的练功台上时,落日的余晖洒在杜炎的身上,就像一座黄金雕塑盘坐着,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着这是一个活着人。

    杜炎在这一刻沉浸在自己的脑海中,细细研习着在墓中极光居士赠与的极光秘典。

    一段段文字浮于脑海。

    混沌初开之时,阴阳二气,化为光影。

    初篇“纯阳炼体”,日出之际采初阳蓬勃朝气,筑其体魄,打下炎阳体质根本。

    杜炎心神沉浸其中,仅初篇就已洋洋洒洒几千字,详细的写出了前后所必须的要点。

    盘坐着的杜炎睁开了双眼,夕阳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满天的繁星,“看来只能等到明天了,家族大比时日无多了,要跟上他们的步伐只靠修炼还远远不够,必须还是要外出一次或购置些属阳性的草药”说着,起身走会了房间,看到床上仍然未醒来的花朵,“不知道她的出现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说完,便趴在桌子上,没一会便睡了过去。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纱照在了杜炎的脸上,杜炎骤然睁开了双眼,推开房门再次盘坐在练功台上,心神不自觉的回想到昔日自己因为不想修炼,而逃避。

    此时想起,着实有些可笑,没有实力,有太多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想到这些,杜炎目光又坚定了几分,吐出几口浊气,默默运转极光秘典的初篇“纯阳炼体”,初生的太阳散发着新一天所需的朝气,当阳光覆盖在杜炎的全身后,全身微微发红。

    一丝丝的灼热感,由内而外的散发着,经过身体的洗炼,原本血液中所贮存的败坏血气被驱逐了出来,这些都是儿时练功至现在所产生的污秽血气。

    此刻排出体外,正是炎阳体质所需要打下根基的必要福利(也可以说是条件),及早根除对自己的修炼也非常的有帮助。

    修炼无岁月,不知不觉一个时辰悄然流走,杜炎停下了今早的修炼,太阳的初阳朝气不仅排出了体内的污秽,更是使得杜炎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

    “不愧是无上的功法,初次修炼竟然带来如此成效”说着,便迫不及待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杜炎再自家庭院中,左一拳右一拳,不时的来回跑动,仿佛身体摆脱了千斤巨石般灵活自如,肌肉间更加紧密,虽然更显消瘦,但爆发力却是远胜从前。

    “杜...杜...杜炎”一道百灵鸟般的声音传进了正在适应身体的杜炎耳中。

    “杜...杜...杜炎”一道百灵鸟般地声音传进了正在适应身体地杜炎耳中。

    正在感受因为极光秘典所带来变化的杜炎听到呼唤自己地声音时,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不看还好,看到此时轻倚在门框边的伊人,杜炎满脸地惊愕,“你刚刚喊了我的名字,花朵你会说话了”话音刚刚落下,便迫不及待的,三步并做两步,来到花朵的身边。

    “花朵,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

    此时杜炎所露出的欣喜,胜过自己,这代表着他就能够更加的了解花朵了。

    不过花朵却是一脸的茫然,不明白他再说什么,身体刚要迈出向杜炎走去,由于刚刚苏醒,身体还是有些轻浮,脚下一软倒了过去,正好扑入杜炎的怀中。

    感受到怀中的柔软,面上不自觉的有些失落,“难道是错觉,要是真得就好了”想到这里,一声叹息从嘴中吐了出来。

    “杜…杜炎”,这一句话语将刚要把怀中的花朵扶回床上休息的杜炎呆立在原地。

    一只柔夷轻轻拂过杜炎的脸庞,使得杜炎回过神来,拿掉抚摸自己脸庞的手掌,一脸正色的看着花朵,两两对视花朵无辜的样子使杜炎严肃不过三秒,不过还是紧紧的盯着花朵,“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一次”这一次的杜炎非常确信听到了。

    可是花朵的茫然眼神再一次使得杜炎有所动摇,就在快要放弃的前一秒,一道声音传进了杜炎的耳朵里。

    “杜炎…杜炎”这道声音犹如天籁般拯救了杜炎幼小的心灵。

    “花朵我…我没有听错吧,你再叫我的名字,你…会说话了”

    杜炎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匆忙抱起在一旁傻笑的花朵,进入房间中,要再次听听花朵的言语。

    一个时辰过后,再将花朵重新哄入梦乡后,略微有些失望的杜炎吩咐完下人照看下花朵后,独自出了庭院。

    “看来花朵只是会说我的名字而已,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让她学习啊,有空带她多出去走走”自言自语中,来到了与关家有些相似的操练场。

    脚步驻足在操练场前,不由的有些唏嘘,从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抗拒这里啊。

    迈起脚步,听到操练场中训练的呐喊声,今时今日竟有股热血涌了上来。

    看到场中每个人挥洒的汗水,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少主,你也来训练了啊”

    看到远方向自己走来的杜石,点了点头“是啊,差距越来越大了,再不努力就赶不上了”

    “是啊,少主,我相信你,会超越他们的”

    看到杜石这样说,杜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的”

    两人相互间聊了一会,便各忙各的。

    杜炎独自走到一颗铁桩前,运足了气力,一掌打出,在铁桩之上留下了一道掌印凹了进去。

    “看来修为的长进与极光秘典的阳刚,使得我的实力,比之同阶要浑厚不少”

    说罢,拳拳挥出,铁桩被打的吱吱作响,没一会铁桩终于坚持不住,“咔嚓”断裂开来。

    在一旁同样训练的杜家子弟,被这样的一幕惊呆了。

    “几日不见,少主这是怎么了,这么恐怖,他不是滋体境界的人嘛,怎么会…”

    直到铁桩被打断,才注意到自家少主的境界不知何时突破到了炼体境界。

    杜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样的表现已经吓到了旁边的人,要是知道,一定会说“你这就被吓到了,要是让你看到入圣,那你还不被吓死”。

    看到一旁被打折的铁桩,杜炎不知该怎么说,这铁桩是专门给滋体到炼体之间过渡训练用的,虽说不够坚硬,但韧性很高,没想到被自己打断了,握了握双手,杜炎感觉到了力量,远超以前的力量,杜炎有些喜欢这样的感觉了。

    回过神来,这才看见了一旁窃窃私语的人们,杜炎微笑的打了声招呼,便走出操练场。

    杜炎走出操练场的那一刻,人们炸了起来。

    “这还是我们那个养尊处优的少主嘛”

    “是啊,这才多久啊,实力竟然长进了拉莫多…那么多”这位话都已经说不清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