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宅斗指南 第三百九十六章 皇上,请为郑明俨平反昭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丰裕帝肯定了心中不愿相信的判断:“董酉姝,原来你一直。”

    董贵妃说了她自从情窦初开就喜欢郑明俨了,一直到现在都如此。

    丰裕帝脸色难看:“董贵妃,在进宫之前就爱着另一个男人?你对得住朕吗?”

    董贵妃对丰裕帝的回答让丰裕帝落入了冰窟中:我不在乎你的独宠,若郑明俨安好,我可以假装对你笑。可你残忍杀了无罪的郑明俨,我再难对你展颜。

    丰裕帝受不了这刺激:“为什么郑明俨死了还有他的影子?给朕烧了那些菀馨树。”

    然后对董贵妃说:“朕烧了所有菀馨树,朕命令你忘了郑明俨吧。”

    “可是皇上杀得了臣妾心里的郑明俨吗?”董贵妃一句话气煞丰裕帝。

    郑贵妃郑庆庆在翊坤宫画画,画的是她最喜爱的兔子,戴了一顶漂亮的红帽子。随即眼泪直飙:我这一生都错了,兔子那么长耳朵,哪里还要袋帽子呢?这不是一个“冤”字吗?我送了多少戴帽兔子给郑大人呢?

    郑庆庆含泪下令:“从此翊坤宫赶出所有戴帽的兔子!”

    秦雨青一直在奔走,因为郑明俨的头颅要被传首九边,郑明俨的头颅到哪里,秦雨青就跟到哪里,烧菀馨叶和纸钱给他,一直到冰洲边境。

    多少年过去了,郑明俨的头颅早就碎了化成灰烬了,再听民间传言,许多大燕的将帅都降了敌国……

    没了郑明俨,没了女儿涓涓,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秦雨青还有上呢么可怕,去了敌国。

    徐继焘真的降了敌国,在荒属朗给的府邸中喝闷酒。

    秦雨青见到了徐继续焘,没有劝阻,反而说:“我不是来骂你的。若不是有苦衷,你也不想担上这叛国的罪名。”

    “谢谢你理解我。”徐继焘诉苦:“自从郑明俨被皇上处置后,这冰洲总督换了又换。最后这烂摊子让我接手。我外战不行,最终被俘。我是剿匪英雄,却失败在边境,被人戏称“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徐继焘痛苦不堪。

    “这不是你的错。”秦雨青问徐继焘:“只是听闻金国有意放你回大燕,你为何不回呢?”

    “我徐继焘不怕死,只怕逃回大燕后会像郑明俨一样的下场。没有死在战场却背上罪名死在君主手下,太悲惨,我不想像郑明俨那么蠢。”徐继焘叹气地解释说。

    “徐继焘,你可知我们大燕的丰裕帝,得知你被俘,认为你肯定殉国,为你举行了三天的国葬礼仪。而你却降了,他被气病了,三天没上朝。”秦雨青将这些都告诉了徐继焘。

    徐继焘听得泪水哗然:“皇上,臣对不住你,对不住大燕。臣不怕荒属朗,不怕金国,却怕你。臣一想到郑明俨,就不敢回去了,臣怕你啊。”

    徐继焘问了一件重要事:“秦雨青,郑明俨被皇上凌迟已有十三年了,你下半生打算怎么过啊?”

    “皇上无情,将郑大人的头颅传首九边,我本想刺杀丰裕帝。”秦雨青这么说。

    徐继焘居然还为丰裕帝说话:“大胆,竟敢刺杀皇上。”

    秦雨青反问:“徐继焘,丰裕帝已不是你的皇上,你还管他做什么?”

    “是啊,两朝天子一朝臣,我不该一臣事二君,还存二心。”徐继焘摊坐在椅子上。

    秦雨青和徐继焘道别。

    丰裕十七年,紫禁城,董贵妃已故去,丰裕帝早已是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皱纹都爬满面了。

    紫禁城里总会有些神秘莫测甚至神乎其神的怪事:早已薨逝的董贵妃的承乾宫里总是夜半传来琴声,歌声,肯定是董贵妃的魂魄归来了。

    宫里的人心惶惶,唯独思念成疾的丰裕帝不惧怕,还想看看董贵妃的魂魄。夜半,丰裕帝顺着琴声进入承乾宫,果然有一女人在拨弄董贵妃的竖琴。夜夜批阅奏折的丰裕帝眼睛也不好使了,问:“你是董贵妃吗?爱妃。”

    秦雨青只默默帝说:“皇上,我是秦雨青不是董贵妃。”

    “竟敢动用董贵妃的遗物!”丰裕帝想震摄她。

    秦雨青面不改色:“皇上不是曾骂宫中乐师,没有一个能像董贵妃那样将竖琴弹弄得如诗如画吗?刚才奴婢弹奏的,只为博皇上一笑。不知皇上觉得奴婢弹奏得如何?”

    丰裕帝觉得这个奴婢略显年轻,面对自己也毫无畏惧,对她很好奇:“秦雨青,你能奏出董贵妃的词曲吗?”

    秦雨青回答,语气无神:“宫商角徵羽,只要有好词,奴婢就能边奏边唱。刚才奴婢在承乾宫拾到一首《西江月》,不知谁所作。”

    “弹来听听。”丰裕帝十分渴望董贵妃的竖琴再次遇到知音人。

    于是,秦雨青边弹边唱这首《西江月》:

    文臣武将皆能,冰洲锦州双赢。只恨不敌众奸佞,愤懑罢官返乡。

    挥师京城勤王,被囚囹圄莫名。九载戍边尽尘封,惨遭昏君磔刑。

    丰裕帝抢过秦雨青手中的词,不可思议地说:“《西江月·郑明俨》?这是董贵妃的笔迹。竟然是描述郑明俨的?”

    秦雨青故意问:“奴婢斗胆问,为什么一首描述郑明俨的《西江月》会让皇上六神无主?”

    丰裕帝蹲坐在地,倾诉心中的痛:“这是朕的伤口啊。董贵妃不管朕对她有多恩宠,却始终深爱着郑明俨。自从朕处死了郑明俨,她不再笑,只有对郑明俨的画像才会霁颜。”

    “原来如此。”秦雨青耻笑丰裕帝。

    丰裕帝方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秦奴婢,你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可知该如何?”

    秦雨青仍然无惧:“奴婢该死,是奴婢唱这首《西江月·郑明俨》才勾起了皇上的伤心事。在奴婢死之前,想重新填一首《西江月》,弹奏给皇上听,以此宽慰奴婢的罪过。”

    “行,奏吧,唱吧,唱完奏完就自了了吧。”丰裕帝有气无力地说。

    秦雨青又边弹边唱了一首《西江月》:

    忠良辅臣遭贬,贤德干将被歼。人心是非皆不辨,尽信奸佞谗言。

    内有匪徒成患,外无能人戍边。可怜未及而立年,华发双鬓无颜。

    丰裕帝听完后怒气横生,问:“这首《西江月》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这首词叫《西江月·丰裕帝》。”秦雨青一字一顿地说。

    丰裕帝勃然大怒:“你胆敢说朕华发双鬓无颜,你说,朕对谁无颜?”

    秦雨青被掌掴,说:“皇上你无言以对郑明俨。”

    丰裕帝震惊:“你怎么?”

    秦雨青眼睁睁盯着丰裕帝:“因为他是无辜的。郑大人的父母在永续年间双亡,他想守丧,永续帝为了冰洲安宁,不准。郑大人为了大燕没有尽孝道。永续七年,他罢官返乡的路费是向同僚借的。可怜郑大人做到了巡抚,尚书,总督,连路费都还要借。更可怜的是,他心中的大燕江山已是摇摇欲坠,大厦将倾,可他还是选择了愚昧地忠君爱国。”

    秦雨青动情地诉说着:“而他忠爱的君主却将他凌迟。如今徐继焘降金国了,民妇去问他为何降金国,他说不愿意像郑明俨一样死在自己的君主手中。而那些曾经弹劾郑大人的人,张续孔、万弹佑等,陆续被皇上,或免职,或罢黜,或流放,或赐死了。而你丰裕帝至今又能拿出什么实在的证据证明郑大人被诬蔑的罪行?你说,你说啊!”

    “住口,秦雨青,”丰裕帝不明白这个奴婢为何如此胆大包天:“你是什么人?为何不断为郑明俨辩解?”

    秦雨青冷冷地笑令丰裕帝不寒而栗:“你说不出来是吧?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你用极刑处死的是忠臣,百年之后你将如何面对这幽幽史笔?”

    “你到底是谁?”丰裕帝还是这样问:“你疯了吗?”

    秦雨青恢复仪态向丰裕帝下跪:“民妇秦雨青,郑明俨妾室。”

    丰裕帝也恢复尊容:“没听说过郑明俨有个妾室啊。为了郑明俨不惧生死,你想如何?”

    “民妇请求皇上为郑大人平反昭雪,昭告天下,风光大葬,树碑立传,让他的功绩、清廉,流芳百世,彪炳千古!”秦雨青明知此事难行,却还要这么说。

    丰裕帝仰天长叹:“郑明俨,你已死了十四年了,怎么还一直活在朕的脑子中,挥都挥不走?朕原本以为,在天下苍生面前用磔刑为你赎罪,你却用血肉之躯给朕积恶。郑明俨,你居心何在?”

    “皇上,是你居心何在?既然你已承认错杀了郑大人,民妇再次请求皇上为郑大人平反昭雪!”秦雨青神情坚定,视死如归。

    丰裕帝和秦雨青憎恨地互望着,丰裕帝说:“秦氏,朕就算真的活万年,也不会为郑明俨平反。但朕可以为他做一件事。”

    “什么事?”秦雨青问。之后秦雨青被打晕了。

    第二天,紫禁城外的马车中,秦雨青醒来,听到车夫问:“这位夫人,您要去哪?”

    秦雨青明白了:丰裕放了她一马,但他还是固执己见。

    秦雨青对丰裕帝无望了:“兖州安平。”

    兖州安平县,白帝城学堂,秦雨青在教书。此时的大燕已经灭亡,丰裕帝也上吊自尽。而攻入紫禁城的是郑和忠与林子成率领的起义军。

    秦雨青在心中默默地对郑明俨说:郑大人,你的儿子郑和忠给你报仇了,你开心吗?

    几天后,另一学生问,说:“秦先生,林子成部下抢夺驻边大将许文辰的妾室甄涓涓。许文辰“冲冠一怒为红颜”,打开鸭绿关大门放金军入关,攻入京城,夺回他的甄涓涓。人家都说,这个甄涓涓长得像曾经的冰洲督师郑明俨。我看过民间流传的甄涓涓的画像,觉得她长得像你,秦先生。”

    秦雨青明白了一切:郑大人,我们的女儿涓涓还活着,只是已成了老百姓口中的“红颜祸水”。但愿许文辰会好好待她。听说有人要屠了兖州,可秦雨青不会离开兖州。郑大人,你曾经来兖州找过我,我就在这等你,怕你的魂魄找不到雨青。

    白帝城学堂的吴先生来找秦雨青,劝她快逃,屠兖州恶行开始了。

    秦雨青心如死灰:我原本不该随爹娘离开这,那样就不会认识郑明俨,一生悲欢离合,可我一点也不后悔。

    秦雨青去了白帝城的等着,等着郑明俨的魂魄。

    徐继焘来了,直说:“秦雨青,我们今日已是敌人。为免你受辱,我只好给你选择自了。”徐继焘把剑给秦雨青。

    张一旭挡住了徐继焘的剑,问秦雨青:“捧心?”

    “我要在此等郑大人。”临近死亡的秦雨青确实神志不清,却令人铭感五内:“这是观星亭,诸葛亮曾在此观测天相。万能的蜀相诸葛亮,民妇秦雨青的夫君郑明俨,他尸骨无存,魂魄无所归依,帮民妇召回亡夫的魂魄吧!民妇感激不尽!”

    “郑明俨到底哪里好?”

    “郑大人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是不遵守诺言,没有陪我白头偕老。”秦雨青倚在观星亭的石墩上,托腮,微笑着说着她的郑大人。

    许久,秦雨青都不再说话,张一旭摸她的鼻息:已经断气了。

    ……

    后记:郑明俨的儿子郑和忠攻入紫禁城逼宫时,对丰裕帝一句话:“我是来为我父亲郑明俨报仇的,皇上,你是要白绫、毒酒、匕首还是凌迟?”

    丰裕帝选择了白绫。

    在这之前不久,驻守冰洲的兵部尚书许文辰,一直尽心爱国,但因听闻起义军林子成抢夺了他的爱妾甄涓涓,于是恼羞成怒,将鸭绿关打开,让敌军直接进入攻入了北京城。

    甄涓涓的命运似乎是应征了那个半仙所说:螓首蛾眉,举世无双,红颜祸水,将大燕的旺火提前灭了几十年。

    或许这是迷信,但这是不是一种报应呢?郑明俨对丰裕帝的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可惜丰裕帝至死也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更可惜郑明俨和秦雨青的重生也没换得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