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子澜同高杰见我气色渐好,只是日渐嗜睡而已,便也不再常看着我,大约他们已多多少少放了些心。

    程钰传来纪检委新的消息,只听说万秘书长当场就被炸死,齐德利和万丽炸伤后,转到公安医院接受审查。齐德利到是交待得利索,只是万丽在医院割脉自杀了。?我觉得万丽这一生活得太过算计,象她那样活着也甚是累人累已,但这些事终与我无干,便也只是当个闲闻来听听。

    换个角度来过着下半生,我一个人倒也自在,在这虚实颠倒的人生里头,我相信江山是活灵活现的。江山曾和我说过,余生那么长,要忠于自己,如今我这种活法便也算忠于自己了罢。

    高杰和诗妍得空常来医院看我和江山,总是带一束我喜欢的粉玫瑰,聊以遣怀。

    子澜回英国后几乎是日日与我通话。并带给江山很多国外的药,老师和师母也时常飞来看我,宽慰我:

    “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途,终有回转。余味苦涩,终有回甘。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有一天你会感恩生命中遭遇的一切。”

    可是我仍不大理解,有时我真想问他,这么多苦难为何总落在我和江山身上,为何不见旁人有此种种,但见高杰和诗妍小二口平平淡淡也是一种幸福。娟子仍是被无果而终的恋情伤得痛心嫉首,常常找我哭诉。宋总和程钰尽心尽力操持着青秀山项目,国内第一所希望小学已经建成。老师仍是平平静静地讲学、研究。

    时间长了我便在梦境中悟道:有些人看第一眼就喜欢,却明白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早,你不得不放弃;僻如江海。再多执著,你终不得不学会接受。不要贪恋没意义的人或事,拎着垃圾的手怎么腾出来接受礼物;僻如曲音和万丽。人生的旅途,有时需要往事归零,爱恨随意。往事不回头,未来不将就。

    江山昏睡着的第三年的情人节,我在医院刚给江山擦了脸,换了衣服。想着今日是情人节,但想到门口买束玫瑰来应应景。没想到我跑了好几条街,所有的花店竟然都订光了玫瑰,我便回去开了车向更远的花店逛去。跑了大半个城才在一家偏辟些的地方找到可以零售玫瑰的花店,这才拿了花心满意足地往医院走。

    刚到病房的走廓,便看到江山的病房前挤满了人,大家交头接耳地议论着,我的心便凉了一半,不会是江山出了问题吧,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进病房,却看到朴智奇带着一个中年男人站在病房中,仔细为江山做着检查。

    见我进来,他也不多言,拉我到一旁,只见那人说些没人听懂的语言,翻来复去查看着江山的身体,在各处施着点穴的手法,没一会便满头大汗,江山却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约摸一个小时过后,终于停止了检查坐在一旁。朴智奇上前看了看江山的情况,回过头来冲我说道:“江山要醒了。”

    我冷静地看着朴智奇,差点没笑出声来。三年了,大家不知请了多少中医、西医、专家来汇诊江山,就这么一会工夫,让人看看就能醒?不知从哪忽悠了朴智奇这个大财主,也许是韩国人没见过气功,但当着那人的面我又不好当面揭穿,况且好多人在场。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这朴智奇付了那人多少钱,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只顾自己拿了花瓶插上刚买的玫瑰花,在床头柜前自己摆弄。余光就瞟见江山的眼皮似乎是动了一动。以为自己看错了,又多看了一眼,只见江山眼睛微动,接着手也便微微动了动,嘴唇也抿了抿。我惊得放下手中的花,目不转睛地看着江山,只见江山微微睁开了眼帘,我激动得流着泪跑出去大叫,医生,护士,江山醒了。

    医生和护士进去后,便让我们一堆人全在门口等着。我只感觉心慌意乱,眼泪就落了下来,即想相信又不敢相信,生怕自己是在梦里没醒,便使劲掐了一下自己。拉住身边的朴智奇问道:

    “江山,江山他真的要醒了?我这不是在梦里吧?”

    朴智奇皱了皱眉,道:“先把眼泪擦了,我正要找你說這桩事。”

    “江山的枪伤早就全愈,只是内脏器官受到损伤,那些中西药只能慢慢修补他的体力和元气,修复内脏极慢,如今三年有余,应该也差不多了,只是身体内脏器受到重创,器官处于长期休眠中,需要外界一些刺激去唤醒,我在无意中结识了一位气功大师,他并无什么特异功能,只是准确按摩刺激穴位,江山身体的各个穴位三年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经过打通经络,刺激穴位,能激活身体的器官,加速他苏醒。他极少给人医治,你莫急,等里面医生会诊完,自会有结果。”

    朴智奇说,江山身体的沉睡若无外界刺激,怕是要睡上个十年八年,幸亏遇上了这位隐士的高人,才叫江山提早醒来,也是歪打正着了。

    他說的這些話我大多沒聽見,只见病房的门开了,听到医生真切地說道:“江山醒了,你们进来吧。”

    我從沒想過江山他竟能醒来。虽默默祈祝了千千万万回,但我心中其實明白,那全是奢望。三年了我日盼夜盼,等的就是这一天,希望有一天他能醒来,看着我叫我一声方华,我站在门口竞有些踌躇不前,也许这就是近乡情更怯吧。朴智奇拍拍我冲我点点头,我这才推开了房门。?只是手腳不由自主有些發抖,怕見到江山还是躺在那,怕朴智奇說的都是糊弄我。

    日光透過玻璃窗照进病房,床头旁那一束粉红的玫瑰开得正嫩,猶如九天之上長明不滅的璀璨煙霞。

    那一樹煙霞旁边倚着的青年,正微微探身,修長手指輕撫着那玫瑰。

    就像是一個夢境。

    我屏著呼吸往前挪了兩步,生怕動作一大,眼前的梦境便一去不返。

    他轉過頭來,玫瑰错落有致地盛开着,象煙霞。他微微一笑,仍是初見的模樣,如畫的眉眼,漆黑的發。紅色的煙霞中飄下幾朵花瓣,天地間再沒有其他的色彩,也沒有其他的聲音。

    他伸手輕聲道:“方华,過來。”

    在江山恢复的日子里,我常常和他一起在九仙山散步。有时他会看着我傻笑说:

    “姻缘天注定,这话果真不假。”

    我便问他如何没头没脑冒出这句。江山便告诉我,那年他生日,便来到杭州法云安缦,想再预定那间我和他住过的房间,谁知服务员告知有位女士先我一步入住了。他就请服务员和我协调换房,谁知我不但不肯还说了些讥讽的话,气得他生了大半天的闲气,也不好再说。第二天我刚走,怕再有人定下,便不等打扫卫生就先将物品搬了进去,结果他就看到我画的设计稿,那字迹和笔触,还有我作画的一些小特点,分明就是我的作品。查了入住登记却是一个叫甄臻的人,便让西安纪检委去查甄臻的身份。结果查来查去这个甄臻是个郊区妇女,就对甄臻的身份起了疑心,才想到可能我换了个身份,否则三年来不可能查不到我任何的行踪。于是又去找了老师,结果老师说我去了伦敦,便托了人加急办了签证追到了伦敦。

    那日他在台下看到我的作品和酒店里的设计稿一模一样,又看着我缓缓地走上台,一开口便听出了我的声音,但是模样却大不相同,于是他借机敬酒去试我的酒量,却让子澜和朴智奇给挡了回去。回去后,又借祝贺再试我的酒量,也让子澜给隐瞒了过去。但是很快,深圳警方发来方华驾照在深圳违章扣分的信息,他们查了违章车辆正是林老师的车,违章时间正是他给我们接风的那晚,最后一个红灯违章在是医院门口的一个路口,他更确信方华就是甄臻。于是他上门说服了老师,让我回山海专职设计,又用汤圆试探我,果然汤圆比人诚实,第一次见我就闻出了我的气味。但是他怕万丽再设计下套,我又爱冲动,加上他在万家利益集团中刚得到信任,刚掌握了一些经济犯罪的证据,正是关键时候,怕我的忽然出现,打乱他们的计划,便没敢相认。想等把万丽叔侄的事了结后再与我相认。后来看到子澜从英国追到了西安,江海也好象认出了我,然后程钰告诉他,我偷偷给小蘑菇娟了骨髓,他才感觉,若再不与我相认,怕我要被子澜拐走,一天也不能多等。刚与纪检商量,就冒出了曲音的事,后来又冒出了曲波的事,于是就将计就计,想趁这个机会一网打尽。纪检委本不同意江山冒险,但这个事也托了三年,迟迟没有利的证据,加上陈卫国突然在审查中服毒,说明纪检队伍中有内鬼,也怕夜长梦多,便与江山一同上演了开盘的戏码。虽然配了防弹衣,但还是距离太近,受了伤。

    活动前那日,他做好了万全之策,去找了子澜,告诉子澜,开盘仪式上若出了变故,请子澜照顾好我,把我带出国,再不要回来。并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子澜,他不知子澜在国外有持枪证,练习过射击,子澜担心曲波的目的一定不单纯,子澜向江山和纪检委的人提供了很多在办理保释他当事人时,掌握的脸谱夜总会里关于曲波一些很有价值的线索,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商量好,如果曲波危胁到我,他们便一起见机行事。那日活动中大部分保安都是特警,很多参加剪彩的人都是公安派来的,活动开始时纪检委的人给了子澜一把枪和防弹衣,以备万全,结果曲波真的出现了。

    还有时江山会看着我说,那时他即盼着和我相认,又不敢和我相认。如果我平静地承认自己就是方华,说明我在心里已经完全放下了往事,于他便是个路人;若我一直不承认,说明我心里还未曾放下,于他便还是个恋人,只要我还能记得他,便是好的。我回到春霁芳华的那晚,他在门外的车里坐了整整一夜,明明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那种煎熬比寻我不得的焦急更难过百倍、千倍。

    也有的时候他会拉着我的手紧紧不放,边走边自嘲地说,江海出事后,我却一反常态留他在春霁芳华过夜,他一向知道我不是随便之人,如此便是原谅他了。谁知第二天,我便死不承认,还理直气壮地说,谁规定的上了床就必需要对彼此负责?让他把那夜当成一夜情,他堂堂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板,怎么说也是个男神级的人物,结果被人睡了,还不负责,想想自己也很是失败。若是让胡清安知道,不得把他损到茄子地里去。他又看到我与子澜双进双出,那子澜在英国留学,风流成性,越想越怕,越想越生气,却与我理论不清,早就想找子澜说道说道,谁知那夜见面,却是将我托付与林子澜。

    不提便罢,提起胡清安,我倒真想起一件事来,那日万丽说我不过是一个叫甄珍的人的替身罢了,我便向江山提起,万丽口中的甄珍到底是何人。

    江山才告诉我,那是他在上海交大时的初恋,和方华长得很象,也是父母出了车祸,一时想不开便退了学,失去了联系。所以他当年在医院见到我时,都有些不相信,这世间竞然有如此巧合。没想到的是,最后我竞然改名叫了甄臻,一切又转了回去,有时命运还真是不可思议。

    三个月后,江山恢复如昔,我们终于在九仙山的桃花缘举行了那场姗姗来迟的婚礼。那天我正站在迎宾的入口等着林风眠,老师临走前答应过我,待婚礼时定来参加。眼看快到开始,也不见老师,正在焦急时,只见老师、师母、子澜、子曦、朴智奇几人一同前来。便拉住了老师向里走。

    刚入场便被主持人胡清安一把拉住,“大小姐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了。”忙让人带着我和老师步入会场。按程序林风眠做为我的长辈,会将我送至主席台。

    音乐响起,我挎着林风眠的胳膊,缓缓踏上红毯,我看到江山一身玄色礼服远远地站在红毯的一头冲着我微笑。走到仪式台前,林风眠将我交与江山道:

    “方华,便交与你了。”随即走到了一旁。

    胡清安按程序进行着。当我和江山终于戴上那套天地合婚戒时,我才明白江山那日对万丽的一番话:爱情和美貌、地位、身份、权力、金钱无关,爱情只和人心有关。爱情里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一场心甘情愿。更有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胡清安在话筒里调侃着:执子之手,将子拖走,若子不走,关门放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